到了高一還是狗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想找RvB同好( ´•̥̥̥ω•̥̥̥` )

舊段子(?)是沒什麼可能的了可還是想找找有沒有同好
————
寫手傲嬌試煉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Locus將兩個大黑袋甩到Felix腳前,Felix蹲下拉開其中一個的拉鏈,隨便掏出幾卷鈔票在手上掂了掂。再打開另一個袋子,裡面全是刀具。他抬頭,熱淚盈眶:「Sam,你真懂我。」
「代號。」
.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Carolina把那個打火機向上拋,由於重力消失和慣性的關係,它漫無目的地往上方飄,直到York伸手把它抓在手心裡為止。
.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直接表述:
Church附身於Meta後,他聽見其他A.I.的交談還有對Meta的命...

-C-啃纸狂魔-R-:

#Classica Loid# #クラシカロイド# Classicaloid
Classicaloid同人合志图文本:《Musik Encore》

一宣开放  感谢扩散   参本人员详见宣图,AT见评论  宣图: @4IIIITong

十分荣幸邀到 @ModestBreeze  等画手文手,特邀日推Classicaloid同人画师ゆねおさん、あいさん,以及漫评 @傍水伐檀  加盟

6月开放二宣和印调,9月开始网络通贩预售,相关问题可咨询我和副催 @夕月

动画第一季完结,现正式开放一宣☆...

【马让】琼子点题之告白片段

腦洞炸裂啊音:


狂风暴雨。
让呆呆地站在教室门口,茫然无措地看着一滴滴雨水从屋檐上滑落到走廊的地板上,哗地一下溅开一个个小小的漩涡。
 “让,要一起走吗?”
让转过视线,看到眼前微笑着的马可,他手中撑着的蓝色雨伞微微往雨里倾斜了一下。
让望望仍然如幕的雨水,抬起头微微鼓起腮帮子无奈地吹了口气,拧了拧自己衬衫一边的衣角,就小踏步走到马可的身边。
马可的眼睛弯起来,把伞倾向让这边,左臂拦在让的背后,把他完全圈进雨伞下,左臂就在离他挺直瘦削的背脊有10厘米的地方悬空,围着他走进雨里。
硕大的雨滴打在光滑的伞面上,伴随噼噼啪啪的碰撞声,一连串一连串...

【蝠丑】【双♀性♀转】片段灭文法 OOC,OOC,OOC!

血色的布丁:

1


Joker盯着面前的桌子,铅笔无意识地敲击着。



上帝啊,那只蝙蝠真可爱。倒不是说她通常对女人有什么兴趣……可是,天呐。看看她。



她会是短头发,因为她得把脑袋塞进那个完全贴合头部形状的头盔里……那可没有地方放长头发,不是吗?真可惜她连睫毛都看不到。不然她至少可以知道这只小蝙蝠的头发颜色。她现在连小蝙蝠的眼睛颜色都不知道!Joker想到这个撅起嘴,夸张地叹了口气。她刚刚在想什么来着?



“哦,怎么了,布丁?”Hally走过来,开始帮她揉捏肩膀。...



好吃……好吃!

夏洛加尔:

《心跳的研究,与突围,与穿黑衣戴面具的闷家伙》

黑百合/死神

简介:突然有一天,艾米丽能在其他人头上看见一串数字。这个数字每分每秒都在减少,有的人头上的数字高达几十万,而有的人则只有数百。但她的搭档有点不一样。

  黑百合匿身在黑暗处,把猩红的红外目镜推了回去。不..有些什么不一样。她又戴上了红外目镜。不远处抱着步枪倚在门旁偷懒的守卫头上已所剩无几的白色数字微微跳动了一下,渐渐趋之为零。她摘下目镜,再次向守卫看去。那串数字没有消失,仍是默默地倒数着,就像死亡之神海拉看着由抽搐的腐尸和尖叫的白骨组成的死亡之钟一样。

  如...

[弹丸论破][逆藏中心微宗逆]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方式

手心里的太阳:

一个奇怪的脑洞,逆藏中心,有轻微的宗逆。其实是单箭头啦,毕竟基本没什么宗方的内容。
没什么BGM,半夜拿手机随便码的字,很短,很流水账。

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方式

逆藏十三第一次知道,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时间不是在临死之际,而是在享用完孟婆汤后痛不欲生的时候观看,以此分散注意力缓解胃痛。
等一下,在这之前,这个拿着舀子盛汤的天使怎么看都有点格格不入吧。
原来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已经渗透到人间之外的空间中了吗?
“不够还有,慢慢喝。”天使忽闪着翅膀,语调温柔得像个天使一样。


开玩笑吧这都可以续杯?


逆藏端着手里咕噜咕噜冒泡的黑色不明液体,第一次如此怀念安藤流流歌。
“……必须喝...

偶像組的互粉!

简直不如一坨屎:

卢西奥/DVA 非cp向 乱七八糟的设定 很潦草 ooc[兔子]🐸总之就是个小脑洞

身高只到papa胸前的DJ有那——麼可愛

彻。:

76DJ

呱呱舞蹈速成班,一学就会【闭嘴



我不要叫他76D啦!!笑疯

动态有参考

被基友慫恿潑上來的隨筆

ABO設定的カラ一,A!カラxO!一,事後標記(?)

結果沒能寫出カラ的萬分之一蘇

OOC?

——

空松擁緊累癱在懷中的男人,對方正因未完全卻去的高潮快感和疲勞而喘息。
難得有不抵抗自己的時候。空松感歎著。他順勢把對方往內收得更入,然後把頭擱在弟弟的後頸處,嘴唇幾乎要貼上腺體所在的位置,呼出的空氣一片一片地打在上面。
感覺到對方下一步要做什麼,一松本能地掙扎起來,卻因疲勞未消只能弓起背在空松懷裡亂動,活像一隻野貓。這令空松慌了起來,他輕柔地撫拍一松的後背,像哄孩子般低語:「はい、はい……」直到懷中人靜下來為止。
「……可以嗎?」他問。
「……要就快點。」一松將自己往對方的懷裡縮了縮。
空松不希望...

1 / 7

© Eisenh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