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JOJO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该死的娱乐精神

Snows Of Kilimanjaro:

没错,我就是那个无视主催和策划逼近仍然要在deadline上挣扎着来BB的混蛋。


这是我自己的博客,我说的话都只是我的个人意见,然而很多时候说话的意义在于听的人不在于说的人,听者一旦有心你想拦也拦不住,但我也不想拦着,谁还不能有个想法呢?何况我也不支持拦着,一来我不是法西斯,二来你有个想法跟我也没有利益纠纷,也不损害我名誉,我拦着没意思。我就扯扯我要扯的,一些我所发的感想。

我前几天接到家里一个电话,说的是我的姑姑进精神科了。这位姑姑在我印象里基本不受家里人待见。亲戚里百分之九十五都认为她脑子有病。我见过她父亲(我经常喊不出来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要怎么称呼)到我爷爷跟前诉苦,整个人一个月里头发就白光了,很可怕,更可怕的是这五十多岁的男人一边说话还一边要哭的样子。诉苦的内容大概是这样:他的女儿精神已经崩坏到极点,比如说她要吃鸡蛋,就剥点蛋白给她父母吃;要吃饭,就剥点饭米给她丈夫吃,那意思是说,她觉得有人要害她,所以得拉些人来试毒。

她父亲这样说,说给亲戚们听,于是亲戚们不约而同以此为饭后谈资,仿佛有一个人变成神经病了很值得谈一谈,不谈就没了乐趣似的。她父亲跟很多亲戚诉过苦,唯独我爷爷冷淡地回复了他一句:“她这样难道不是你们害的吗?”

于是她父亲之后没有再来找过我爷爷。我爷爷在家里虽然有很高的地位,然而,他是个异类,我说的异类是指他的意见通常少有人支持,这次也一样。我听见所有的人都在唾骂我姑姑,说这个女儿如何不孝,姑姑脑子曾经生过瘤,他们就一起说姑姑早就神经病了。有那么一些人过来教育我们这些晚辈,对我们说不要靠近这位姑姑,于是我们之中就真的没有人去靠近,接着时间一长也开始附和起这些大人来了。

我曾经很仔细地推敲过我爷爷对我说的一句话,他对我说,“你确实是我的长孙。”这话我高中了以后才慢慢有体悟。我只相信我见到的事情,我只用我的逻辑去思考问题,我不相信有人因为脑子里长了瘤就成了神经病。我曾经和这位姑姑交谈过,她本人没有任何精神问题,反而说话的时候比我看到的一些人更加讲逻辑,或者通俗地说,讲道理。我听父亲说姑姑在上学的时候成绩是非常好的,后来没有上高中是因为家里人觉得女孩子学习没有用,就没给上。我也看见过很多亲戚们压根就不愿意跟这位姑姑说话,很多人连话都没有说过就凭着一些流言认定姑姑是个神经病。

现在姑姑真的疯了,他们恐怕还得意地认为自己说的没错,自己眼光独到,早有预料。

要我说,好好一个女人,好好一个母亲,就是被你们这群人渣毁了。对,我说的就是人渣,我不相信一个在七岁的孩子面前说她母亲是神经病是疯子的人有什么德行可言,我也不相信一个心存善良的人会以到处传播别人的病痛和谣言为精神乐趣。精神需求是最高需求,一个最高需求是以造谣为娱乐精神的人难道会是好人吗?

我认为不是,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人里有什么好鸟。

我从拨号上网时代开始接触网络,然而真的开始二次元生活则是09年以后的事情。有记忆的人应该知道2009年是什么年份,这一年我们有了新浪微博。也是从这年以后,我开始无比厌烦一种群体,到了后来进驻ACFUN文章区以后这种厌烦已经升华到了顶点——那就是对五毛党和美分党的厌恶。

我不能直接对人开喷,因为我一直认为脱离了逻辑和理由,喷人就不能喷得那么地道,那么装逼,那么有深度,那么能让人心惊肉跳,既然要我喷,我就要喷个彻底,而人身攻击是不会达到这个效果的。我看看这群五毛(这里就专门捡取五毛说了,因为五毛见得多),以造谣为荣,到处在评论区,乃至在微博渲染些实质上不亚于邪教思想的东西,混淆是非黑白,胡乱扣锅or洗地,哪天真的有人倒霉了,他还要嘿嘿,以此证明自己深谋远虑,说的都是真知灼见。这帮子五毛最早都是那些大V,那些公知,把读者当成智障胡乱造谣,而接下来还有更可笑的,真的有智障的跟着一起造谣,真的以为二次元也和三次元一样“所见即所得”了。

然而即使到了三次元,我们的媒体不也一样会撒谎?

这群以造谣扣锅为乐的人每天都在贯彻着一种娱乐精神,我一直都认为这种娱乐精神跟我亲戚们的低级趣味没有任何不同。到底是什么样有良知的人才会以宣传错乱的思想和踩着别人的痛苦为乐的?没人告诉过我,我自己也探索不到。不过我却看得见有那么多五毛公知,那么多造谣为乐的大V纷纷被扒了皮,被众人的口水淹没之后下台,对此我只想说——

“出来混的,你迟早得还。”

不光是五毛,这种娱乐精神已经扩散到各个地方,而通常的发源点,我想跟我的亲戚们没有两样:觉得这个人跟我不一样,我要喷,我要喷死他,他死了,我就高兴了。很好,你高兴了,别人死了你就高兴了,哪天你死了别人也会高兴的,放心。

干净的网络环境,我已经不期望了,因为我不能阻止那些媒体,那些公知,那些没有是非的人到处开口,我曾经跟打辩论的人说,我觉得辩论的最高境界是求同存异,但我仍然能看得见辩论场上到处有人身攻击的,这说明什么呢?黄执中怎么说的?如果能仔细辨认思考,有很多的谣言根本不会传播开来。他呼吁人们学会讲逻辑,认真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随口人身攻击,他说这才是辩论真正的教育意义,结果连辩论场上也出现人身攻击这样的事情,我不能想象规则远没有辩论场多的微博网络上会不比它多。

多就多了,我开我的炮。你能喷我,但你不能阻止我开口,我在屏幕这头,你看我不爽你也打不到我。这些年我一直黑五毛黑美分,以后我也一直会黑,我说过我支持求同存异,我经常和我的朋友们争论,但我们依然会是朋友,前提是你有让我支持的价值,你没有,所以我黑你,而且我要黑你黑得你心服口服,黑得你再也不敢出来撒野。这里的“你”,我一直都针对着我所有要开炮的五毛党们,你们把别人的人不当人,把自己的嘴不当嘴,干屎里调蜜的勾当,行迎风泼粪的壮举,到头来还要骂一句别人不懂我的世界。想知道为什么别人不懂你们的世界吗?

因为别人是人,你们是渣,三观不一样如何懂?

不要以为,自己背地里造的那些谣言盖不到你的头上;不要以为,你黑过人就不会有人来黑你;不要以为,二次元自由发言,自己就是上帝了。我们不管说话,还是喝水,吃饭,写东西,我们都首先是个人,是个人,就得学会尊重和敬畏,就得知道同情和良善,这些都做不到,别怪别人来黑你。至于你所把持的这种娱乐精神,我不仅黑它,我还诅咒它死,死得渣都不剩,到那时候我们的网络才会有净化的可能。而所有对这种娱乐精神乐此不疲的,反正我没什么品,我就直接爆个粗口好了:都是傻逼。


评论
热度(180)
  1. KlapairUnder der Linden 转载了此文字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