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JOJO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油炸雙子/靈魂伴侶梗】起床開的腦洞1

設定亂七八糟,OOC?

太羞恥了所以不打名字和AC全稱的標籤……

正文↓

令人意外的是,Frye Twins並不清楚彼此的銀戒下刻著什麼名字。不是說因為雙胞胎之間有心靈感應之類的,按常理來說,任何關係親密的兄弟姐妹都會知道對方的靈魂伴侶的名字,可能是分享小秘密、玩耍時的意外或者純粹出於好奇而偷偷脫下對方的銀戒。

屬於Jacob的那個名字,是用華麗而繁瑣的潦草寫著的Elizabeth(*1)。Jacob見過數量跟倫敦的黑煙一樣多的Elizabeth,可是他相信當中沒有一個是他的靈魂伴侶。

到了跟Henry匯報任務的時間,Jacob抓起擱在木桌上的高禮帽,扣在頭上,然後跳下火車。最近一直都是Jacob單獨去見Henry,他死活不肯讓Evie接近導師,連匯報任務都是由自己轉述。當然Evie也不是沒反對過,只是弟弟的堅持實在太過強硬了,反而讓Evie覺得奇怪,她認為Jacob做出如此異常的行為一定有他的理由,於是決定看看Jacob到底想幹什麼,但這並不代表她沒有萌生帶弟弟看醫生的念頭。而就跟Evie不知道Jacob是搭錯了哪條根一樣,Jacob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姐姐跟Henry談話時自己會莫名其妙的對Henry起了嫉妒心。

跟弟弟不同,刻在Evie的無名指上的那個名字是個極其簡單的書寫,Henry(*2)。Evie不知道她的Henry是不是她現在的導師Henry,她也沒想過去確認,畢竟當下拯救倫敦才是最重要的任務。

剛結束一個暗殺行動,Evie回到蒸汽火車上,想好好休息一下,卻見到Jacob以跟他廚藝一樣差的睡相攤在Evie的床上,估計他是累得連誰的床都分不清了。Evie象征性地輕輕踢了一下弟弟垂下床的手,一邊低聲抱怨一邊為對方重新蓋上被踢掉的被子。

現在自己的位置被佔領了,沒辦法,她只好去睡Jacob的床。在脫下裝備時,Evie在口袋摸到一封信,印象中是在路上撿到的,信的上款寫著親愛的Frye,下款是屬於你的Elizabeth。嘿,看來有女孩喜歡上那小子了?Evie這麼想著的同時,心裡變得酸溜溜的,她不懂為什麼自己吃醋。出於報復Jacob和發洩心情的心態,Evie把信藏了起來,然後躺在床上,任由睡意把自己帶去夢境。

THE END

(*1)在貼吧看到有個叫Elizabeth的人給弟弟寫情書,好像有說法是她是弟弟的未來老婆?我就用來做設定了……

(*2)聽說結局導師和姐姐在一起了sad……

這篇自己寫著也不滿意orz感覺跟靈魂伴侶沒什麼關聯,第一段太過僵硬,寫不了我想表達意思,說得兄弟姐妹必須知道對方的靈魂伴侶似的。

评论(5)
热度(14)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