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老E】Evolve进化 (完结)

腔:

进化(Evolve)




Attention:




* 老E中心,会有暧昧向的尿E  


* 有私设,所以请勿与真人/真事/真物挂钩


* 会有粗俗的对话


* 有游戏《进化》的情节


* OOC严重




OK?





电话铃像一束光一样刺进这个昏暗而狭小的空间,唤醒了整间屋子。




空地上堆积着各种食品袋,罐头以及彻底变成了绿色的面包,它们的间隙之中还有用来垫桌子的过期报纸和沾满了陈年酒渍的T恤。不远处的桌子则摆放着一些看不出用途的机械零件以及沾满机油的抹布。


对了,上面趴着一个头。




在铃声响起的时候,那黑色的短发抖动了一瞬,然后沿着顺时针的方向滚动了一周,最后屈服在了电话那一头的淫威之下。


低低地骂了一声,男人终于抬起了头,他狠狠抹了把脸,双手撑着膝盖将自己从坐了半宿的椅子上拔起来,黑色的军靴毫不留情地踹开了路上的所有挡在他面前东西。


他粗暴地按了接听键,然后听到了仿佛已经消失了一个世纪的声音。




“你还活着,这真是个奇迹。”电话那一头的声音因为电流而有些失真。


“去你TM的奇迹”男人掰了掰脖子,低低地骂了一句。


“好了,我知道不联系你是我的错,但是你懂的,成年人的时间总是被女人和工作榨得一丝不剩。”好友说的话还是那么直白又粗俗。


男人的动作停止了,他一点也不想跟他谈“工作”,或者,“女人”。




当然不是因为这两样他都没有。




“再废话就拜拜。”这样说着,他却心不在焉地拉开了窗帘,外面的阳光和很久以前一样照了进来,带着股没心没肺和管我鸟事的嚣张样。 


“喂,对我你就这态度?我们已经多少年没有见面了?2年!不是1天两天,是2年!我去,时间过得还真快啊。”


“滚蛋,有什么事就说吧。”他们都不是有闲情逸致的人,而他的好友更是如他自己说的,把他的JY和时间一起献给了无数个女人。


对面安静了一秒,然后传来了打火机清脆的“咔嚓”声以及叼着烟的含混声音:“你知道吧,Z区的再次选拔要开始了。”


“哪个?”


“妈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生气:“还有哪个,B星的啊。”


“哦,”男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微微低哑的声线透着股笑意:“你是说‘求生之路’?”


“卧槽,你果然玩我。”陈述的句式,却没有丝毫的火气,反而带着股无奈的理所应当“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你能玩我了,操!”


那句话的尾音在空气里震动开来,像是穿越了时间,从久远的并肩作战的某个没有星星的夜里一直震荡到了现在天各一方。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尿总开了口:“还有,什么‘求生之路’啊,叫‘求死之路’才更贴切一点吧。”


“……难道不是吗?”男人把电话夹在耳边,开始巴拉沙发上的毯子,抖了抖,掉落出了一把马格南和一团写了几行字的纸。


上面潦草地写着:




姓名: Dream E


性别: 男


特长: 狙击枪


愿意参加B星对地球Z区的生存者选拔。




B星是个什么星球,他们不知道,因为那是个在末世以前也从没有在新闻里出现过的名字。而现在,末世之中,对每天在恐惧,背叛以及饥饿感中求生存的人而言,那是个什么鬼东西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那些被称为B星的人,声称愿意带他们离开这个没有未来的星球。


B星的某位重要人士曾高傲地表示了他们对废物的不削一顾,以及对占领地球的兴致缺缺。他们只需要一些地球人。他们的枪法,他们的身手,他们的体格以及经验必须达到最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后面的任务中存活下来。


至于具体的任务是什么则众说纷纭,其中最有说服力的是作为弃子探索其他几个星球。


没有人知道那些被接走的人会如何,于是大家都在观望,所以第一次选拔的结果理所应当地是:除了几个准备自杀的以外,他们毛都没有招到。




这让人尴尬的局面出乎了B星人的意料,于是他们入乡随俗又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前人成功了无数遍的招揽方式:“他们会在接引被选拔人之前,完成他们的一个愿望。”




Dream E最后看了眼纸条,把它塞进了裤兜里,捞过了枪开始检查子弹。


“我说真的,听我的,别去。”尿总似乎花了几秒的时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而最后挤出来还是这几个字。


他上子弹的手顿了一秒:“为什么?”


“他妈的你说为什么!”


“哦,我妈知道你去问她啊。”


“操!我是跟猪在讲话吗?”有捶桌子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你不是说我最聪明的吗?”


“你聪明?你聪明会两年了还走不出来?你聪明会不知道他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聪明会抱着幼稚的想法,相信那些见鬼的B星人会他们复活!卧槽,全世界都没你聪明,你TMD——”


“我必须去。” 


“……你好。你很好,那我跟你一起去。”尿总咳了咳他那破嗓子,声音还是有些沙。


“你不行,2年没握枪, 你去了就是被毙的命。”他觉得自己声音听起来跟平时一样沉稳,这样挺好的。


“——你是说老子是你的累赘?”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咽了下去最后只说出了:“你这样……不值得。” 


“你有种。你太有种了。你以为我闲的蛋疼?我在乎的不是TMD的值不值得,我在乎的是可以和你在一起!卧槽!”


他听着对方剧烈而粗壮地呼吸声,几乎可以想象似乎要把一切都燃烧个精光的怒火。


他咬紧牙关,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压抑的神色。




他知道尿总想说什么。


那次Back To School之行是他组织的。因为他自信能他们都安全地带回来,但是事实是,除了他这个罪魁祸首,他们都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为了引开Witch 而倒地的Hank,因为照顾不慎而失去的C君,以及因为他救援不及被丧尸撕开血肉的谷歌。


人们对那一役的评价是“成神之路”,只有他知道,那是因为最终还是只剩他一个人了。


没有队友,没有牵挂,没有顾虑。


因为无从失去,所以无所畏惧。




现在,这个让他们回来的机会就在眼前,即使成功的可能性只有那么小,他也不可能放弃。


但是,他更不可能拖着他的兄弟一起送死。


哪怕,那个兄弟从来没有把他当兄弟。




“尿姑娘,是男人就干脆一点,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嘟——


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挂线声,停了一秒,他也挂上了电话。抬头的瞬间对上了镜子里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这才发现手上黑色的油渍早早地在他的侧颊留下一条明显的痕迹。


擦了擦,发现依然那么清晰。




第一步:种群




Dream E 从来不是一个感性的人。


所以就像浪漫故事里那些让人又爱又恨的混蛋一样,他很快便把那些事情抛在了脑后。


在所有装备都被塞进行囊后,他静静地回望这间垃圾场一样的屋子,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转身回去打开了床边柜的抽屉。


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有些裂痕的木质相框。


带着厚茧的手指擦过玻璃的表面,稍纵即逝的温度从照片上的六个人身上轻轻滑过。


腼腆笑着的C君站在前排的最左边,旁边是面容温和的谷歌,然后是搭在他肩膀上笑得得意的陆夫人。后面一排则是打情骂俏着的乌鸦Hank以及被夹在中间一脸不耐的电灯泡Dream E。


如果要死的话,带着这东西除了多一个殉葬以外,也并没有什么用处吧。


嗤笑了一声,最终他还是关上了抽屉,将相片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接下来的旅程单调又无聊,他遇到了很多跟他一样抱着某种希望的人,有的在路上就被丧尸啃得渣都不剩了。


通常他不会跟其他人一起行动,更不会上去攀谈。他只是坐在那里,像一个危险而又强大的野兽,在狩猎以外的时间卧在某个地方安静地发呆。


曾经有人找他搭话,结果被毫不留情地冷漠击退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乌鸦。




经过了十多天,他到达了B星人指定的选拔场。


选拔是持续进行的,这意味着每当现场有足够多的候选人,他们就会被分成一个组,进行各项测试。而后面来的人则继续等待,直到凑够足量的人。


听到操着一口浓重东北音的汉子讲出这个规则的时候,E倒是有些讶异——这可真像当年排队玩的过山车。


跟Dream E 分在一起的大约有30多个人,让他比较在意的是里面一个打扮像个男孩的未成年萝莉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


而就其他人而言,Dream E看了眼四周,都是些普通人。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他没有悬念地通过了层层选拔。


所谓的选拔,前三关就是花样打僵尸,单打,组团打,对抗打;后三关则是各种测试,智力测试,情景测试以及性格测试。


要说这里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地方就是:这群外星人竟然还问了他的星座。




当他以候选人的姿态站在那个一脸蓝色章鱼触须的外星人面前的时候,心里只有三个字:真TM丑。


“地球人,说出你的愿望。”


“我要你们把地球恢复原状。”


“看来贪婪是你们的本性”外星人眯了眯他那两个深不见底如同眼睛一般的洞:“人类,你的性命并不值那么多。”


“刚才只是一个玩笑”E摊了摊手:“难道这就是B星的幽默感?”


“我,不喜欢花招。”


“好巧,我也是”E的表情冷淡了下来:“我要求你复活我的同伴。别想用克隆人或机器人糊弄我。我要跟我一起战斗一起流血的‘他’,这个要求你实现得了吗?”


“如你所愿。”




Dream E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当一个完整的谷歌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只能走上去,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狠狠地看着他的每一个线条,对应他每一丝表情。


“……难道我还没有死吗?”谷歌梦呓一般地轻声说着,“这不可能,我应该已经被尸潮吃了才对。”


“你还记得什么?”E抓着他领子的手一点点收紧,内心的矛盾如同互相冲击的海啸。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挑剔地顾客,一边努力地找着衣服上的线头以证明这不过是个假货,另一边却希望它是真品。


谷歌回神了一般看着E,似乎在辨认什么,最后舒了一口气:“你果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E放开了他的领子。


眼前的谷歌是真实的吗?


他不知道。但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熟悉,他的每一个回答都恰如其分,他的思维依旧那么清晰。




“所以说你参加了这个选拔并且复活了我。”谷歌在了解了整个事情经过以后思考了片刻,抬头对E说:“既然现在已经证明这是可行的,那么就由我继续走下去吧。”


“你是说——”E的眉毛皱了起来。


“我会参加选拔,并且将他们复活。”谷歌看出他想说的话,直接打断道:“并不是为了你,这也是为了我自己。再说,你不是也要走了吗?”


谷歌看了眼外星人的方向。


他们已经向Dream E走了过来。


E咬了咬牙:“好,我……会在那里等你。”


谷歌笑了起来,伸出拳头跟他碰了碰。


Dream E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眼睛竟然有些酸,最后挥了挥手,转身走向等着他的外星人。




对于现在的Dream E,以后的老E来说,他的人生这才正式开始。




----------------------------




第二步:优胜劣汰




Dream E跟着那些外星人走进了他们银色的飞船。


看似狭小的飞船却有着惊人的室内面积,这似乎是某种地球只敢在小说里想想的空间技术。Dream E注意到这点以后暂时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没等他开口,一个有两人宽的外星人就转身对他说:“脱衣服。”


……啥?




最后他还是被脱了个精光,然后像注定炮灰的试验品一样被那些外星人撵着走进了一个透明的巨大管子里。


他看着绿色的水一点点从底部涌了上来,覆盖在他的脚背,然后吞噬他的小腿,温暖又油腻的液体一点点没过他的胸口,脖子,下巴,然后是带着呼吸器的嘴巴和鼻子,最后漫过头顶。


闭眼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操,幸好把值钱的都给了谷歌。




时间对于半昏迷的人来说是没有实感的东西,所以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张床上躺了多久。


他感受了一下手脚——还好,暂时还健全。


没等他舒口气,一个外星人走过来:“Dream E,到你了。”


Dream E迟缓地撑起身体,打量周围,发现自己在一艘飞船里,身上穿的并不是病服而是不明材质的黑色紧身衣。


“Fuck”他低低骂了一声,活动了下舌头,这才找到自己的发声器官:“终于轮到我去送死了?”


站在一旁的外星人没有接受他的挑衅,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正在前去A星的飞行器中,你的任务是杀死侵略A星的怪物,未完成任务之前你将不被允许离开A星。 由于任务并不简单,我们会给你配备三名队友。”


“我可不需要猪队友。”他咧了咧嘴角,露出锋利的牙齿。


外星人毫无障碍地继续说道:“下面我会领你到空投舱,你和你的队友将会在那里分配到四种不同的兵种,领到每种配备的相应器材。”




当Dream E 进入空投舱的时候,即使是他这种常年嘲讽脸的人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谷歌,陆夫人,乌鸦?你们——”


“哈哈,有了你我觉得难度下降了不少啊。”陆夫人毫无压力地说。


“卧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乌鸦看到他大叫了起来。


Dream E 狠狠地锤了乌鸦一拳:“你特么会说话吗?喵了个咪的。”


“我之前有过猜测,觉得B星人会将我们合成一个组合,因为这样的成功率比随机组合的成功率更高”谷歌思考了一下说道:“但是没想到人会这么齐。”


“不是,你回来我懂,但是乌鸦和陆夫人?”


“这个只能说缘分了。”谷歌摊了摊手:“我通过选拔以后准备复活Hank,没想到会碰上为了Hank参加选拔的乌鸦。”


Dream E 看着乌鸦,那表情就像自己的直男好友突然跟自己说他爱上了经常殴打他的腿毛壮汉。


被他注视的乌鸦亚历山大,弱弱地分辨:“你这什么表情,我那是看他可怜好吗!”


谷歌继续说道:“于是最后变成我复活C君,乌鸦复活Hank。至于夫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就不是我能解答的了。”




陆夫人想说什么,但是B星人已经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开始介绍这四种兵种以及各自的武器功能,他们四个人稍微商量一下便分好组,各自装备好自己的器具。


“有怪物的资料吗?”谷歌问道。


“总共有四种怪物:哥利亚(Goliath), 克拉肯(Kraken),幽灵(Warith), 贝希摩斯(Behemoth)。”一个屏幕从Dream E的背后升起,上面列出了四个怪物的图片,名称以及评价。


“哥李亚有着强硬的盔甲,它们的生命力极高,攻击方式以抛出巨石和喷火为主,它们的腿部组织非常发达,具有很强的条约能力。克拉肯则是电系怪物,它们会聚集空气中的正负电荷,形成雷击……”




Dream E 听着听着突然从靠着的墙上离开,眼睛微眯,声音冷硬地打断道:“你提到‘它们’,所以——它们不止一只。”


“是的。”B星人看不出表情的脸动了动,“但是你们的命只有一条。为了我们双方的利益,我们决定给你们提供另一样器具。”说着,它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打开的瞬间 Dream E 似乎看到了科幻电影里经常伴随解毒剂一起出现的白色气体。


三只巨大的针管正直直地躺在那里。


“但是它们是空的”陆夫人皱了皱眉,转头问向B星人。


正如陆夫人所说,虽然这个针管的1/3的体积都被看起来很复杂的“过滤器“占据,只有2/3的体积能容纳液体,但是它们确实是空的。




“它们的用途并不如你所想”B星人取过针管,演示了一遍“你们可以用它提取怪物或者其他动物身上的血液,经过它的净化,那些血液将成为提升你们某一方面的能力,比如力量,速度或者五感。”


“这个效果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谷歌问道:“会不会有副作用?”


“短期有效,至于长期的结果只有试过以后你们人类才会相信吧。”B星人将针管放回箱子里,锁好以后推给了他们:“每个针管只能使用一次,每次的注射行为必须确实完成,否则并不会产生效果。”


B星人说完以后,向后退了一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祝你们好运,地球人。”




随着他的话音,一直封闭的舱门像蚌一样张开了它的大口,猛烈又冰冷的风如同火焰,从那里灌了出来,呼啸着席卷了整个机舱。


Dream E 吸了口气,他转头看向其他三个人:“准备好了?”


谷歌比了个手势,陆夫人笑了笑,乌鸦在风中大喊:“我都等不及了!”




“GO。”




这四个身影从空中落下,向着未知的未来。




----------------------


*出场不多的UP就没有标tag


*Hank跟乌鸦,大概算私心的CP?(* ̄▽ ̄)y 那期求生真是看着笑得不行2333333




第三步:进化


 


背靠巨石的Dream E 狠狠地挤压胸腔,终于把那口血吐了出来。血腥味和污浊的口水刺激着他的喉咙,让他干呕。


算算日子,他已经5天没刷牙了。


“喵了个咪的”抹了把嘴,他看向不远处的陆夫人“哪边?”


号称自己比狗好使的陆夫人搜索一番,坚定地指向了某个方向。


Dream E点了点头:“如果没有记错,那里足够隐蔽,小怪也够他吃的。如果我是它,会进化。”


四人达成一致,迅速地向水源处奔袭而去。果不其然,一只正在进化的歌利亚正蹲在巨大的树影里,周身皮肤皲裂,小声而痛苦地低吼,仿佛火焰在焚烤他的肉体,煅化他的灵魂。


 


就是现在!


罩子已经罩上,他们冲了过去——


 


这场延续了10天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乌鸦坐在歌利亚的尸体旁,嘴里叼着定期空投的营养棒,看着自己被烧伤的手臂,含糊不清地说:“这里的怪物太狡猾了,卧槽,差点被他做成烤肉饼。”


“如果后面的怪物都跟这一次的一样,我们——”谷歌斟酌了一下说道:“后面会赢的很艰难。”


岂止是艰难,简直是噩梦模式。


一时间他们都沉默了。


陆夫人拿出那个之前一直被他背在身后的箱子:“要不要试试看,万一真的用上了呢。”


“这个……”乌鸦吞了口唾沫“不是立flag,但是总觉得用了以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啊。”


“……”


“还是装上吧,生死关头,总要赌一把。”DreamE 接过箱子,打开了它然后将试管插进了怪物尸体的脖子,抽出了那蓝色的血液,按照B星人教的那样,推动活塞的外延,整管血液都被“净化”了,变成了红色的液体。


“wow,黑科技。”乌鸦拿过试管,对着阳光看了看,“不知道是什么味。”


“反正不是辣条味。”Dream E 站起身,“走吧,去下一个区域。”


 


 


苦难如同藤蔓,死死攀附着没有尽头的时间。


 


 


【15天后】


Dream E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然后使出全身力气向前一扑,身后的闪电差点将他击穿。


“Shit。”


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他在树林里奔跑。


是的,他们谁也没想到会遇到3级的克拉肯。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他们只有躲避,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只3级的克拉肯似乎也非常清楚他们的想法和套路,每当他们将要逃出这个区域的时候便把他们撵回来——这简直就是精明的猎手在玩弄食物一般。


Dream E 一边催动推进器,一边寻找陆夫人他们的身影,然后他看到了躺倒在地的乌鸦和试图将他拉起的谷歌。


在他转头的瞬间,他背后的怪物也同样注意到了。


 


来不及了。


 


在这0.1秒的时间里,清晰的意识插进了他的脑海,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时间,他拔出了那瓶针剂,插进了自己的血管。


 


很难形容那种感受,大概就像活在梦里一样。


他的力量,像从泉眼里涌出来一般,洗刷着他的身体。力量的充盈感盖过了肩膀和背后伤口带来的疼痛,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Dream E 冲了出去。


 


战斗结束后,他们将怪物的血抽了出来,这次,没有人再反对。


 


 


【30天后】


 


他们的失去了一个人。


那个人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Dream E 将他放在了树下,带着机油和污血的手指抚摸过那张犹带余温的脸,突然地想到了那张抽屉里的照片。


 


获得就等于失去。他想到了这句话。


 


“走吧。”


最后他起身,拿上了那个装着针剂的箱子。


 


 


【32天后】


 


等空投食物的时候,他们不仅等来了食物,还等来了一个人。


来人很健谈,他们都默契地避开了‘前任’这个话题。


 


 


【40天后】


 


即使Dream E当机立断又扎了一针,暂时变成引雷针,却依旧没能挽救那个健谈又稚嫩的同伴。


他死在了巨石之下,被砸成了肉泥。


 


 


【45天后】


 


这天之前,他们从未见过2只同时出现的怪物。但是现在他们见到了。


Dream E 终于扎光了所有的针剂。


以及,他们小队的累积死亡人数变成了4。


 


 


【47天后】


他们获得了针剂X3以及新队友X2


 


……


 


【90天后】


 


这注定是一个让Dream E 记忆深刻的日子。


 


他们已经跟这个贝希摩斯缠斗了10天。


狡猾已经不足以形容那个怪物。他像是他们脑中的寄生虫,总能提前感知到他们的计划然后避开。


“他应该已经3级了。”Dream E 看着地上的残骸,面无表情地说。


 


他是对的。


这只聪明的3级幽灵很快便让这群猎人吃尽了苦头。


 


为了不至于团灭,Dream E抽出了第6管针剂。当针管里的红色液体推进手腕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与以往不同的东西,心脏好像要裂开一样疯狂地跳动着,剧烈的疼痛让他失去了周围的感知,怒吼的欲望像海啸一样袭来。与之一同产生的是心里恐惧。


他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


 


他看着自己漆黑如同钢铁一般的皮肤时,他说道:


这件事终于发生了。


然而出口的只是如同滚雷一般的低吼。他尝试地呼了口气,嘴里吐出来的却是火。


真正看到火焰从嘴里吐出来的时候,他的大脑却像被冻住了一样。


 


哦,我变成了怪物。


原来如此。


我他妈的变成了见鬼的怪物。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个罪魁祸首——3级的幽灵已经冲到了他身边。


不是错觉,他看见那张凹凸不平的丑脸上满满的讥讽。


——看,你也成了跟我一样的怪物。


然后幽灵伸出手……


是的,这是一个握手的动作,见到Dream E毫无反应他还将手晃了晃。


 


人为了活下去,进化成了怪物,弱小的怪物会被更强的人打败,所以他们必须进化,而进化着的怪物如果想活就只能吃人,人不想被吃就得进化……


 


理清思路的Dream E只想狂笑。


去他妈的B星人,去他妈的世界。


 


他一爪拍开了幽灵的手,喉咙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群人。


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他们是谁。


——曾经的同伴。


然后手臂传来惊人的剧痛。


---------------------




尾声


 


疼痛像燎原的火,几乎在瞬间便将他的愤怒点燃,DreamE下意识地甩动左手,发出怒吼。然而从自己嘴里喷出的火焰却让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操,这是什么鬼。


对了,我已经不是人了。


一瞬间的恍惚眨眼即逝,他转头寻找幽灵的踪迹,发现对方不知道埋伏到哪里去了以后才仔细地看着地上那些渺小的人类。


很显然,人类也发现了幽灵的消失,但是历经多次战斗的他们没有抱着丝毫侥幸心理,在确定幽灵确实离开之前,他们不会选择深入追击。于是他们开始有组织地掩护,撤退到一个岩石附近,其中一个还一个喷射冲上前夺取了落在地上的武器。


——那曾经属于我。


Dream E下意识向前踏了一步,这一步却像水滴进了油里。


 


“这是Dream E的枪!”


“不可能……他一定在附近!我要去找他!”


“你这是去送死!”


“我跟你拼了!!!”


 


听不清他们说话的Dream E 只能看到其中一个人持着他的枪,愤怒地向他扫射。


第一枚激光炮打穿了他本来就烧伤的手臂,第二枚则击中了他的腹部。


不愿意被打死又脆皮如他,只能向后狂奔,那些激光炮混合着炸药打在他背后,瞬间便将皮肤上层硬质的护甲打出了一个洞。


Dream E 开始回忆之前被他猎杀的歌利亚,回忆他们的弹跳动作和躲避技巧,他在心中模拟出队友的思维,然后反其道而行之。身体的本能加上大脑的运作,几乎是几个瞬息之间,他便学会了作为一只怪物的奔袭方式。


 


等到他确定没有猎人跟上来之后,Dream E 停了下来。


巨石峡谷之中,他终于可以停歇片刻。巨大的外星树和丑陋又散发臭气的花包围着他,让他恶心地想吐。但是他确实知道,自己是是不会吐的。


就在这时,一个小怪物发现了他,冲他叫了起来。


烦躁的Dream E一个巴掌便将它拍得飞出去很远。


小怪物叫了一声,又向他冲了过来。这一次DreamE直接将它烧成了肉排。


肉质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带着诱人的因子飘进了他的鼻腔。


 


咕嘟。


这是他咽下口水的声音。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不知道他吃掉了多少的小怪物和人类。


他发现这里不仅仅有他们小队,还有其他的队伍。


刚开始他还尝试躲避他们,但是一次次被逼入绝境使他再也无法忍受。


如果是人类,就作为人类活下去。


既然已经变成了怪物,那就成为一个彻底的怪物吧。


 


在一次次的交锋中,他变得强悍又狡诈。顶尖猎人的思维,配上进化入巅峰的怪物肉体,他常常能将猎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就在他觉得自己距离整个星球顶端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个罩子罩了下来,随后是刺鼻的气体。


他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面对的是几乎刺透他眼睛的光。


Fuck,这是哪里?他摇了摇晕沉的脑袋,发现自己撞在了玻璃壁上,发出砰的剧烈声响。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再一次地被关在了一个直立的狭小透明圆筒里。


他猛地抬头,放眼望去先是他所站着的被无数个灯柱照得纤毛毕现的巨大圆形舞台,舞台上面还有其他几个跟他同命相连的怪物——一个金发张了对角,一个头长得像朵菊花——随后则是闪着点点光芒的黑暗……


Dream E睁大了眼。


仿佛直到这时,众人欢呼沸腾的声音才穿透进了他的耳朵。


那不是黑暗,而是聚集在黑暗里的数十万的B星人,他们像聚集起的乌云,叫嚣着发出巨大的声响。


Dream E吸了口气,他发现他们正高声地叫着不同的名字,还有人激动地朝舞台投掷着什么——从它反光的质地以及大小来看,很可能是硬币。


 


 


“欢迎来到B站斗兽场!这次给大家带来的是新的猛兽!他曾称霸一整个星球!现在,面对S星同样凶猛的对手,他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精彩的画面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刹那之间,所有的光柱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观众席上传出了兴奋的口哨声。


然后他看见自己的玻璃罩被升了上去,他被放出来了。


 


他知道,同样被放出来的还有一个怪物,或者说还有一个怪物了的人。


 


这一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他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这是他第一次踏入这块注定被他征服的土地,也是最后一次使用Dream E 这个人类的名字。


 


从今以后,他便只是“EdmundD Zhang”,人称老E。


 


-------END------




第一次写得这么虎头蛇尾,有点不适应


为避免被误会,还是声明一下,没有黑,纯粹就是玩梗,想过用“角斗场”,但是果然还是“斗兽场”更带感


看完不要想太多www



评论
热度(31)
  1. Klapair 转载了此文字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