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被基友慫恿潑上來的隨筆

ABO設定的カラ一,A!カラxO!一,事後標記(?)

結果沒能寫出カラ的萬分之一蘇

OOC?

——

空松擁緊累癱在懷中的男人,對方正因未完全卻去的高潮快感和疲勞而喘息。
難得有不抵抗自己的時候。空松感歎著。他順勢把對方往內收得更入,然後把頭擱在弟弟的後頸處,嘴唇幾乎要貼上腺體所在的位置,呼出的空氣一片一片地打在上面。
感覺到對方下一步要做什麼,一松本能地掙扎起來,卻因疲勞未消只能弓起背在空松懷裡亂動,活像一隻野貓。這令空松慌了起來,他輕柔地撫拍一松的後背,像哄孩子般低語:「はい、はい……」直到懷中人靜下來為止。
「……可以嗎?」他問。
「……要就快點。」一松將自己往對方的懷裡縮了縮。
空松不希望把弟弟弄得難受,所以得到準許後很快就咬入後頸的腺體,信息素交融完成後便立刻鬆開,再在上面印下一個吻。
深深吸了一口氣,把飄散在空氣中的新信息素吸入鼻腔。他閉上眼,笑容柔和得很,神情從未如此幸福:「以後請多多指教,松野一松。」他的胞弟,他的戀人,他的Omega。
窩在空松頸脖處的一松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惡意地咬了對方一口,直到哥哥被痛楚逼出眼淚才鬆開,壞笑道:「多多指教了,松野空松。」他的胞兄,他的愛人,他的Alpha。

评论
热度(17)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