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弹丸论破][逆藏中心微宗逆]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方式

手心里的太阳:

一个奇怪的脑洞,逆藏中心,有轻微的宗逆。其实是单箭头啦,毕竟基本没什么宗方的内容。
没什么BGM,半夜拿手机随便码的字,很短,很流水账。

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方式

逆藏十三第一次知道,走马灯的正确观赏时间不是在临死之际,而是在享用完孟婆汤后痛不欲生的时候观看,以此分散注意力缓解胃痛。
等一下,在这之前,这个拿着舀子盛汤的天使怎么看都有点格格不入吧。
原来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已经渗透到人间之外的空间中了吗?
“不够还有,慢慢喝。”天使忽闪着翅膀,语调温柔得像个天使一样。


开玩笑吧这都可以续杯?


逆藏端着手里咕噜咕噜冒泡的黑色不明液体,第一次如此怀念安藤流流歌。
“……必须喝吗?”
“这个嘛,不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经过这道程序的话轮回的过程可能会因为灵魂的不稳定性而发生意外。”
“比如?”
“上一位拒绝服用的先生灵魂被拧成两段,貌似转生为拥有三分之一前世记忆并可以看见鬼魂的女性。而且由于灵魂只有二分之一进入轮回,她的肉体也不是很完整。如果想看更多资料的话,我这里还有——”
“不用了!”
一想到这些事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逆藏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在这玩粘粘糊糊的孟婆汤之下。
……
果然味道的恶心程度完全不属于外表。
明明灵魂已经脱离了肉体,逆藏还是觉得原本存在胃口的位置将呕吐感反馈到了神经中枢。
哦,他现在应该也没有神经中枢。
然而并没有什么被洗脑的感觉。逆藏觉得他可能是被这个披着天使外皮的传销员骗了。
“那么请通过奈何桥一号,过程中您可以慢慢欣赏生前的故事,我们喜欢称这个过程为走马灯 show time。”
连这种细节都不忘记文化交融。
逆藏已经不知道该从何吐槽了。于是他干脆闭上嘴,老老实实遵循她的指示。
这座名为奈何桥一号的奈何桥,非常现代化,两边立起高高的显示屏不说,踏上去的一瞬间还有解说功能。
“下面请欣赏,逆藏十三的人生。”
哗啦——
两边的屏幕同时亮起,逆藏以为自己突然穿越到了什么异次元空间。
等他从不适应的眩晕感中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了阴暗冰冷的控制室中央。
鲜血,从他的肩部,胸口,手腕处渗出。
麻木,钝痛,由内而外的满足与空虚。
むなかた。
宗方。
啊,他是为了这个男人,奉献了自己的全部人生。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如愿以偿消灭了全部绝望残党,将希望的光辉从海底带到破败灰暗的地面。
逆藏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尸体,觉得以这种观察到的自己真是狼狈至极。
连嘴角的笑容都……
笑容?
他为什么会笑呢?
他笑了吗?
逆藏趴在地上,笑了起来。
真是自作自受,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被最想保护的人毫不留情捅出来的伤口正在急速地带走他的生气,他马上就要死了。
如宗方所愿,悲惨地死在无人知晓的残垣之中。
我死了没关系,宗方一定要活下去。
逆藏终于可以理解他和雪染还潜伏在希望之峰学园里,试图救出不知名的阴影真身时,雪染所说的话。
她可以为了宗方去死。
现在,他也可以。
逆藏慢慢撑起身体,然后他……
然后他一拳打中苗木的腹部,只要是宗方说的一定没错,这个家伙必须解决掉。
身后传来万代凄惨的叫声。
他扭过头,看到万代绝望地伸出手。
他想要拉住那只手……
逆藏躺在冰冷的雨中,朝着铅灰色的天空绝望地伸出手,周围都是刺耳的讥笑声。他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让宗方知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绝对不能让宗方知道他被自己最好的同性朋友暗中爱慕着。他有雪染,一个天真烂漫,无所畏惧的坚强女性。
为此,他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而且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他翻了个身趴在地上,抬起头瞪着……
谁?
那个喜欢梳双马尾的、一度看上去人畜无害……
谁?
“难不成你在嫉妒?”
雪染俏皮地调笑,扭曲复杂的情感如同膨胀的气球撑开在逆藏的胸腔中,他那么羡慕、那么嫉妒可以光明正大表达爱意的雪染,又对除了祝福,其他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无可奈何。他无法控制自己不说出“如果我说是呢”这种暧昧危险的反问。
而听到这句话时的雪染,愣了一下。
然后……
“我的命也托付在你身上了。”
他如此信任雪染,相信只要三个人在一起,一定可以在事情发展到无法逆转之前结束这一切。
他一定……
要阻止日向创。
这个对黑暗一无所知的、鲁莽的少年,如果不吃点苦头,一定会把自己赔进去。一个普普通通的预备科生,就老老实实当一颗路边的石子,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才是最安全的。这样一定……
一定可以为宗方做些什么。
樱花飞舞的季节里,逆藏、雪染、宗方,三个人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用相机记录下约定的瞬间。
只要三个人在一起,一定可以改变世界。
一片花瓣落到逆藏的手中,他捧到眼前想要看清楚时……
宗方在背后叫了他一声。
“发什么呆呢?上课快要迟到了。”
对了,他们正在前往体育场的途中,现在正是盛夏,绿树成荫,蝉鸣聒噪。身着运动服的宗方露出一段线条干净的后颈,逆藏咽了下口水。
太糟糕了。
意识到自己喜欢挚友的那一刻,逆藏知道自己完了。
演讲台上的宗方,那么光彩夺目,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和大脑不去看他、不去想他。
他完蛋了。
……为什么?
他完蛋了?怎么可能。
反而是这个矮个子的白毛,自以为是对他出言不逊。不要以为进入一个班级就真的会和黄樱那个白痴所说的,能够成为一个大家庭。
逆藏讨厌和人用语言交流,比起苍白的话语,还是拳头更有力量。
他毫不犹豫地伸出拳头,对面这个名为宗方京助的男孩一动不动,不知为什么,他的拳头最终还是停在了宗方鼻前一毫米出。
旁边一个叫做雪染千纱的女孩子捂住脸尖叫起来。
女人的尖叫声真的很烦。即使是自己的老妈也无法撼动逆藏的想法。
只不过是希望之峰学园的邀请函而已,至于的吗?
“不过十三你虽然这么说。”
老头子倒是乐乐呵呵的,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面镜子举到逆藏脸前,镜子中的男孩,虽然在竭力想要压住嘴角,却还是被心底的喜悦出卖了。
他没想过自己竟然能进入传说中的天才培养所。
他甚至已经做好被所有高中拒收的准备。
毕竟……
嘭的一声。
对面的男孩子倒下了。
太弱了,太弱了。
这个世界上,难道没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吗?
十三岁的逆藏烦躁地啐了一口唾沫。
然后他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逆藏十三!你怎么又——”
“你怎么又淘气啦。”
老妈看着刮开一道大口子的牛仔裤摇头。
不过是翻了道墙而已,谁能想到那里还有铁丝啊。
逆藏嘴上不情不愿地道歉,心里却十分不服气。毕竟他已经……
……………………
逆藏站在医院的一间陌生病房内,病床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女性,她看上去有点虚弱却无比幸福,床旁坐着的男性,一眼看去便知道身份。看到他们时,逆藏心中突然涌起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他应该认识他们,却想不起来了。


女人怀中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幸福地笑着说:“那么这个孩子,就叫十三好了。”
读作じゅうぞう,写作十三。
说到十三,在西方这可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出卖耶稣的第十三位弟子犹大,哈弗拉宴会上的第十三位客人洛基等等。
所以这注定了拥有这个名字的人会经历一段坎坷的人生。
爱也好恨也罢,所有生前的纠葛总会在死亡的一瞬间烟消云散。
留在凡间的尘归尘土归土,入了鬼界的喝一碗孟婆汤,渡过望川重入轮回。
那些曾经的故事,在过桥的人身后慢慢化成一缕缕青烟,风一吹,便散了。
男人走下桥。
身后是一片空虚的黑暗。
逆藏十三的人生,自此彻底落下帷幕。

评论
热度(126)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