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马让】琼子点题之告白片段

腦洞炸裂啊音:










 


狂风暴雨。
让呆呆地站在教室门口,茫然无措地看着一滴滴雨水从屋檐上滑落到走廊的地板上,哗地一下溅开一个个小小的漩涡。
 “让,要一起走吗?”
让转过视线,看到眼前微笑着的马可,他手中撑着的蓝色雨伞微微往雨里倾斜了一下。
让望望仍然如幕的雨水,抬起头微微鼓起腮帮子无奈地吹了口气,拧了拧自己衬衫一边的衣角,就小踏步走到马可的身边。
马可的眼睛弯起来,把伞倾向让这边,左臂拦在让的背后,把他完全圈进雨伞下,左臂就在离他挺直瘦削的背脊有10厘米的地方悬空,围着他走进雨里。
硕大的雨滴打在光滑的伞面上,伴随噼噼啪啪的碰撞声,一连串一连串的雨珠沿着每一根伞骨的边缘倾泻而下。
 “谢谢。”让小声地说,脚步轻轻地在快要没过鞋底的雨水里艰难地移动着,他没抬头,只专注于自己的脚下,害怕污水染上他干净的白球鞋。
 “真的那么注意鞋的话,我帮让叫出租车吧。”马可转头看了一眼低着头一脸小心的让,又转过头来继续看着前方迷蒙的雨雾,笑了笑。
 “不用啦。这么大的雨叫不到车的。我自己走就好了!”让听马可这么一说,不得不将目光从鞋上转移到前方的路面,虽然心里时不时还是想要偷瞄一下自己的鞋面看看有没有被弄脏,而他脚下更是一刻不放松,脚尖紧绷着几乎是踮着后脚跟在走路,就怕溅起了一丝水花。
 “那你的鞋没事吗?”马可笑得更开了些,目光移到让那艰难保持着整洁的鞋面上。
让却没回答他,一把抢过马可手中的雨伞,却把伞往马可那边倾斜了许多。
 “还是我来打伞吧,让都没好好遮住自己呢。”
 “我没淋到雨。”让保持着僵硬的拿伞姿势,闷声往前走,好像完全无视掉在一旁好言相劝的马可。
 “那我们还是叫辆出租车吧。”马可不知道为什么让突然固执起来,但仍然很认真地提议道。
 “不用!”让的语调升高了一倍,然后他就不再说话,加快了步伐,此刻好像完全忘记要去注意,他脚上的白球鞋已经溅上了不少的泥水。
马可见让一副完全不打算听取自己意见的样子,只好把手靠近伞把,准备拿过伞来往让那边倾斜一下好让他淋不到雨。
 “你的肩膀都湿了。都怪这伞这么小。”让抱怨着,加重了拽着伞把的力度。
 “我没事的,所以还是让我来打伞吧。”马可好脾气地对让解释着,却加大了力气握住伞把。
两个人的手就这样被一根冰冷的金属伞把所连接,两股暖流相碰,在冰冷的支撑物上似乎生出奇异的化学反应。
 “我不想打车。”让摸了摸自己额前被雨打湿的刘海,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我想和马可一起走。”他接着又飞快地吐出这一句话,马可差点没听清。
 “好啊那就一起走。”马可温柔地笑了,不知不觉把伞往让左肩倾斜。
让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脸来,金绿色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紧张。他用认真的眼神盯着马可茶色的看起来温柔又无辜的双眼,沉默了半晌。马可就这样一直自在地面对让的目光,眼角弯弯地保持着笑容。
突然让转过头去,对着哗啦啦下个不停的大雨很小声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因为,我喜欢马可。”
然后他就把脸对着前方准备继续走路,他想马可一定没有听到那句话。
可是脸颊在一瞬间感受到了发丝的柔软质感,他用眼角余光瞥见,那是马可的黑发。
让的脸立刻涨红起来,耳垂也开始发烫。
马可轻轻地把头靠在让的肩上,嘴唇靠近他的耳朵,温柔地张开,以耳语那样低微细小但又清晰的声音慢慢地说:“我也喜欢让。”
让一惊,转过头就对上那张满脸温柔,眼底蕴含着些甜蜜的脸。
 “走了!”他猛地一扭头,攥着雨伞向前走去,身子却靠近了马可。
两只握在伞把上的手,此刻也慢慢交叠在一起了。 


 


 






 


 


 



  • 作者说



 


我昨晚只是想指导一下琼子怎么通过语言和动作勾勒出人物性格,所以全篇没有环境描写,重点都在人物的动作和对话上了。


一开始让琼子点个题我来示范一下怎么写,结果这货点了个酱酱给马可告白这种俗比的东西【再见。


所以这居然成了我第一次写校园题材,说到告白,我真的觉得会直接告白的只有学生吧······


即兴创作也没有认真修饰什么的,但既然写了就还是丢到lofter上吧w。


如果有人想看萌萌哒小片段,只要是我知道的CP,都可以点题的w。


然后我真的特别想吐槽强吻是个什么鬼啊!


说起来今天看到了一篇“蒸汽朋克”的概述,准备以后尝试一下这种题材w,虽然我还是对未来世界的黑科技感兴趣,19世纪的工业风情也很酷啊。


今晚大概有《月沉》第五回【躺。


 


 


 

评论
热度(14)
  1. Klapair腦洞炸裂啊音 转载了此文字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