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萨列里X莫扎特/网游paro】这游戏太难玩了

網遊梗大法好(。

人工智能:

警告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想不到其他名字(。


大量魔兽世界梗,但是又不全是魔兽世界梗。


我并没有全职业制霸而且是个pvp,所以所有和副本掉落等等有关的东西都是编的,编的,编的。


为了剧情需要(?)改了一些魔兽世界的设定……譬如角色签名之类的……


OOC可能,OOC可能,OOC可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能不会很长……吧……


我只是想捏个小甜饼,不要在意细节,但是我是个非常不有趣的人……可能会写的非常性冷淡(。


我实在不高兴给他们想游戏ID,别打我(?!


都可以?往下拉吧!






 


1.


萨列里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即使“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之前打本时闹腾的YY也早已安静了下来,但是我们的会长大人仍旧处于一种懵逼状态。


哦天啊。我要怎么跟达彭特解释……呢……


看着安静躺在自己背包里的艾瑞达战槌*,安东尼奥·脸黑如炭·萨列里绝望地想道。




*艾瑞达战槌,奶骑735史诗级武器,掉率……恩……


 


 


2.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达彭特]上线。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达彭特]更改签名为[日更过万,家宅平安。]


一条通知让萨列里一哆嗦差点技术性掉线,对方的消息已经发了过来。


[达彭特]悄悄地说:累死我终于写完了,再也不接时间这么紧张的商稿了。你们打的怎么样啊?


萨列里有点尴尬。


作为会长的他每周都开固定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家的主力奶达彭特,到现在仍旧没有趁手的武器。


曾经萨列里觉得这也不能怪他,掉率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看人品,出不出全看命运,菲特,单丝特尼,你达彭特的东西不出不能赖在我头上啊……好吧,不能全赖在我头上。


然后他紧跟着就连续开出了15个CD的战猎萨*,时局所迫学会了秒拔电源的神技。


[达彭特]悄悄地说:算了我就不问掉什么了,哈哈哈,脸黑如你。


……萨列里不高兴了,萨列里有小情绪了。


连续跟了半年,除了武器什么都给你达彭特摸出来了,怎么还能说我脸黑呢?!


哦,不对,现在武器也摸出来了。


发送给[达彭特]:恩…………[艾瑞达战槌]


冷静地展示了一下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卵用的史诗级武器,成功引起了对面的一阵沉默。


这真不能怪我,年轻的会长抓了抓脑袋想,你自己赶稿没时间打本……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达彭特]更改签名为[垃圾游戏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时间,打倒黑手暴政,自由属于人民。]


然后萨列里真的掉线了。


 


*战猎萨,指战士猎人萨满的装备,非常……容易掉落……


**副本里掉落的装备,如果需求者本人没有一起打本是……不能拿的(……


 


 


3.


席卡内德最开始说要带那个所谓的三次元朋友一起玩的时候,萨列里是拒绝的。


尤其是那个叫莫扎特的法师,进了YY就蹦蹦哒哒和大家打成一片嚷嚷着要唱歌。


萨列里觉得自己脑子里的筋都要跳出来了……


“行了行了。”虽然经常被吐槽,但是还是要维护一下会长的威严,萨列里对着麦说道,“下本下本,那边那个法师,注意开冰箱*。”


说完想了想,还是发了条私信。


发送给[达彭特]:别放生我……


自从上次的装备事件之后,不管是pvp还是pve,萨列里同志再也没有体会到达彭特的关爱。


那个一向胸一甩,不是,锤一甩奶四海的奶骑,简直像是根本没看到他的血条。


这哪能啊。体会了太多次地板冰凉的会长,终于拉下脸承认了自己的黑,并且发誓在达彭特拿到这装备之前绝不散团,才换来了对方勉为其难的原谅。


会长不好做啊。萨列里不止一次这么觉得。


一个晃神突然屏幕一暗,看着自己的暗牧以及队伍里其他人像割麦子一样,被boss噼里啪啦按躺在地上,萨列里觉得头更疼了。


 


*冰箱:法师技能寒冰屏障,可以在10秒内不受任何伤害……反正就是保命的(。


 


 


4.


“朋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再次倒成一片的团队,唯一可以开麦的萨列里在频道里嘟囔,“你,就站在边上,搓个火球就行了……其他什么都别干,答应我……”


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法师可以在瞬息之间,就破了海顿爸爸的神T大法被boss追着满场跑,也更是不懂为什么一个ot就会导致灭团,在萨列里心里,这个叫莫扎特的法师已经跟团队杀手几个字划上了等号。


你看,丫还在那蹦。


萨列里抓了抓胡子,有点焦躁地补充,“如果不幸还是被追了……就站在原地,额,让他按死你。”


残忍地示意大家放生这个新人,从头顶黑到脚趾头的会长,已经开始考虑怎么拒绝席卡内德热情的入会介绍了。


 


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自己失算了。


 


[团][莫扎特]:我来摸我来摸!


全程站桩几乎没动过的莫扎特,打完boss之后倒是来劲了,站在尸体前面一个劲地晃。


[团][达彭特]:摸呗,反正谁摸都比YOU-KNOW-WHO好……


原本想维护一下自己尊严的萨列里刚清了清嗓子,就被达彭特幽幽的一句话憋了回去。


怎么地,我已经变成了不能提到的名字吗?!自我代入的某人觉得自己冤极了。


[团][达彭特]:哦对了,小莫,咱们公会有个规矩,打本的时候千万别提他的名字……天啊,我觉得自己要被黑到了。


……


简直隔着屏幕都能看到老搭档哀怨的眼神,日子太不好过了。


[团][莫扎特]:好好好好我来摸~!!!!!


一边说一边蹦跳前行,迅速完成了某个神圣动作的小法师在下一秒就把战利品发到了聊天框里。


[团][莫扎特]:哎呀~~[艾瑞达战槌]


 


团队频道陷入了一片死寂,而后开始了一轮新的爆发。


[团][希卡尔德]:哦天啊!!!!!!!!!!!!!!!!!!!!!!!!!!!!


[团][达彭特]:!!!!!!!!!!!!!!!!!


[团][海顿]:?!?!我的天,我没看错吧?!


[团][阿洛伊西娅]:哇!!!超红!!!感觉被会长污染的心灵都被净化了!!!


?!怎么回事,表扬别人还要顺便人身攻击一下我?!


被对方的好运打出僵直的萨列里还没来得及有反应,一向以毒舌出名的阿洛伊西娅迅速跑来补了一刀。


[团][康斯坦斯]:哦天啊!感觉被照耀了!!


[团][达彭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亲兄弟!!!!!!


别啊,你回头看看我啊我的好搭档。


[团][达彭特]:不,爸爸!!!!


……


没节操的达彭特补上暴击,萨列里空血倒地。


[团][萨列里]:哦……天啊……


 


改了YY设置允许开麦之后,双耳迅速充斥了大家仿佛出门捡到钱一般的欢声笑语。


萨列里拿下耳机,感觉心有点累。


 


[系统提示]玩家[莫扎特]工会权限被副会长[达彭特]从[新人考核期]提升为[团队吉祥物]。


事情开始向着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向脱缰野狗一般狂奔。


地位堪忧啊,会长大人。



评论
热度(82)
  1. 星昼人工智能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炸
  2. Klapair人工智能 转载了此文字
    網遊梗大法好(。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