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了,好絕望
進巨/松沼/OW/Red vs. Blue/Classicaloid,努力補JOJO中
偶爾潑潑有點渣的隨筆文。感謝您的閱讀,也感謝您的喜歡,若是能留下評論我會很高興的,不論批評或是讚賞都會認真看和自我反思

好吃……好吃!

夏洛加尔:

《心跳的研究,与突围,与穿黑衣戴面具的闷家伙》

黑百合/死神

简介:突然有一天,艾米丽能在其他人头上看见一串数字。这个数字每分每秒都在减少,有的人头上的数字高达几十万,而有的人则只有数百。但她的搭档有点不一样。

  黑百合匿身在黑暗处,把猩红的红外目镜推了回去。不..有些什么不一样。她又戴上了红外目镜。不远处抱着步枪倚在门旁偷懒的守卫头上已所剩无几的白色数字微微跳动了一下,渐渐趋之为零。她摘下目镜,再次向守卫看去。那串数字没有消失,仍是默默地倒数着,就像死亡之神海拉看着由抽搐的腐尸和尖叫的白骨组成的死亡之钟一样。

  如果海拉有这么一栋钟的话。

  她极其轻微的勾了勾嘴角,讶异嗤笑着自己在弹药耗尽的窘境还能想出这个不明所以的冷笑话。黑百合将注意力转回守卫的头顶,那串数字已经进入倒计时。5,4,3,2,1.

  0.

  那守卫仍是半闭着眼睛,那串因为归零而变得血红刺眼的数字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她正准备嘲笑自己在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上浪费了宝贵的突围时间,此时——

  死亡从天而降。那黑色风衣她再熟悉不过,漆黑的枪口爆出刺眼的火花,浓厚的黑色烟雾就像海拉带着世上所有的凄厉怨鬼前来杀伐人间。倒下的守卫仍然抱着那聊胜于无的步枪,瞳孔里的生气和光彩在数字归零的一刹那消逝干净。死亡之神丢下用尽弹药的地狱火,一步步走向她。

  “莱耶斯..?”黑百合甚至有一瞬间以为他要杀死她,他从天而降周身黑雾缭绕杀气凌人,生命消逝的速度惊人就像死神亲自拿着镰刀收割生命。

  “黑百合。我们已经被发现了。”他在原地停下,那些黑雾早已不见踪影像是她的幻觉。黑百合将视线聚焦在搭档身上,试图在他的头顶看到之前的那串数字。带着惊愕和不解,她发现那串数字早已归零。血红的数字高悬在他头顶,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奇怪。她在内心自言自语道,跟上了走进黑暗小巷的死神。他们还未走远,身后已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抵达速度居然这么快,难道是巡逻小队?并未有能让黑百合思考下去的机会,死神在一处狭窄的掩体前停下,转头看向黑百合示意让她先躲到掩体后。不知是他们运气太好还是太不好,狭窄的掩体刚好够他们两人勉强躲在其后,代价却是一个极其尴尬的姿势。

  死神的背紧紧靠在掩体上,而黑百合尽量缩起半边身子靠在死神的怀里。如果这是大白天,说不定会有人以为他们是在这里幽会的热恋情侣。脚步声的确越来越近了,他们只能期望这实在是窄小的掩体能够起到哪怕那么一点作用。

  “……”她听见死神发出不耐烦的叹气声伴随着毫无温度的吐息拂过她的锁骨,随即一只手极缓慢的环过黑百合的腰,将她往怀里搂紧了一些。出于好奇又或是什么,她再次抬头看向死神头上的数字,比上次更令她惊讶的是那串数字从原来血红的0近乎欢呼雀跃地跳动着上升到了两位数。这并不是太好笑的事;她怀疑就算是她以前尚且待在守望先锋时遇见过的那个健气爱笑的飞行员都找不出笑点来。但黑百合现在无疑是笑了,险些笑出了声。她可以很好的控制住面部表情让任何人都看不出她现在笑得有多么厉害,但抑制笑意时身体的轻微抖动无法避免。

  但她毕竟还紧紧的被死神搂在怀里,这么做未免失态。她甚至能感受到死神不知是因为奇怪还是厌恶而向她投下的目光,不远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尚未远去,倘若他们在这里争吵一定会就此暴露从而被迫撤退。黑百合正试图极轻声的开口向他解释,死神却先她一步:他抓起披风的一角,捂住她的半边身子。好了,这下他们真的看上去像情侣了,跳进漓江也洗不清。光看这一幕是何等温馨;在寒冷的夜晚,细心的男友为了不让女友受凉而把她裹进自己的外套里。

  谁能想到他们是十恶不赦冷血无情还在被追杀的一对儿杀手呢。

  超出意料外的事情实在太多,她决定把这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留到回了基地后再说。巡逻队已走过这个拐角,在不正面交锋的情况下要解决他们实在太容易了。黑百合朝楼顶的栏杆甩出爪钩,站在天台边上有意无意的给了楼底下的死神一个调戏性质的飞吻。他头顶的四位数字——是的在他给黑百合盖上披风时就是四位数字了——又上浮了一截。

  太过简单,在突袭的情况下那些雇佣兵毫无防备,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死神和复仇女神天衣无缝的配合着轮舞着用愚者的鲜血谱写乐曲,谢幕时舞台上堆积着尸体。

  死神惨白的面具溅上了几滴血,对比下它们红的刺眼。他本人就是个扭曲的矛盾体,最暴虐的杀意和最温柔的庇护她全在他身上看到过。可就算是她今天思考了那么多还是没能够解开那个究极的问题:“死神头上的那串数字到底怎么了?”黑百合在回到基地的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听起来并无任何作用的问题的答案,而死神一如既往地坐在她身边寡言少语的盯着窗外。

 
  她打算最后问一个问题,而那个问题会给她最终的答案。他们相对无言的走进了基地的大门,就在大厅中央他们各自转头走向自己的房间时,黑百合开口道:“莱耶斯。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法国餐厅。要一起去吗?当做今天任务我欠你那些人情的回礼。”

  死神愣了一下,回答了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嗯”。不过这就是黑百合研究了一天所得出的最终结论,在死神答应时,那个六位数的血红数字欢快的跳跃着,并且还在急速攀升中。面前这个戴面具穿黑衣的闷家伙内心有什么正在愉悦的奔腾着,就因为她刚才那简短的一句话。走在刚下完一场大雪的街道上她忍不住又要笑了,黑百合纤细的肩膀因为抑制笑意而上下抖动着,这时她感觉背部覆上一件温暖的毛毯样的东西。她转过头去,发现是死神的披风。

 
这和在任务里他做出的举动一模一样,她忍不住好奇开口问他:“莱耶斯。你——”他并未能让她说完,打断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但是有力。“你是不是能看见一串数字?白色的,还有血红的。”

 
黑百合哑然。她抬头看向死神带着面具没有表情的脸,再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尖。Wow....WOW. 她准备开口解释些什么,片刻又闭上了嘴。黑百合无意做个唠唠叨叨仿佛老婆子一样的女性,但她仍决意再次询问。“莱耶斯。你——”

 
死神俯下身,接下里的举动让他们双方都甚觉不可思议:隔着和黑百合的嘴唇一样没有温度的面具,他在她的额前留下一个几乎不算吻的吻。这次他终于愿意回答黑百合的问题了。

 
“血红的六位数,对吗?”

评论
热度(41)
  1. Klapair彩衣吹笛手 转载了此图片
    好吃……好吃!

© Klapair | Powered by LOFTER